2009年7月11日,星期六

 

當對所有的事累的時候 !/劉墉

「飛人」麥克喬登退休了,成為震驚全球的新聞,耐吉的股票大跌,NBA 的陣腳大亂,許多球迷都掉下了眼淚。

喬登也濕了眼眶,尤其是當他看到自己的23號球衣被高高掛起時,更以手遮面。

但他還是堅持地退休了,理由很簡單– 「雖然我體力還很棒,但是我的心已經疲累不堪。」

想起一位大陸的跳水名將,從小接受國家的栽培,在世界比賽裡摘冠,眼看未來五年、十年,可能都是她的天下。

才二十歲,她卻說要退休了,理由跟喬登一樣–「我的心已累。」

大陸的溜冰名將陳露也是如此。

1995年,她拿下世界花式溜冰賽的冠軍,96年又拿下亞軍,然後因為腿傷,成績一落千丈。

幸虧隔2年,在冬季奧運會上她又拿到了銅牌。

她高興極了,因為她早已打算在那次奧運之後轉為職業溜冰手。

那面銅牌,是她在體育界的謝幕之作。

至於那次的金牌得主,美國的李頻絲姬不也一樣嗎?

「我不要再參加這樣的比賽了,我要跟爸爸多聚聚,溜了十幾年,比了十幾年,我累了。」

另一部戲的男主角,在外面偷情,太太找到他,要他自己決定,是選那個作攝影師的情婦,還是選娘家富有的妻子,男人跟著老妻走了,只對情婦淡淡地說了一句話: 「我累了!」

人都會累,也都會喊累。

我的女兒,碰到學校功課多,前一天睡的晚,當天下午又有才藝課的日子,總在晚飯後說她累了。

我自己,年輕時能下午文章、晚上畫畫,仍然精力充沛,現在卻只要下午寫篇文章,晚上就要喊累。

我那91歲的老母,更常喊累, 說去公園走一下,就累。

說朋友都死了,好累。

說「活著,真累」!

常想,我女兒、我自己,與我的老母同樣說「我累了」,其中卻有多大的不同?

孩子累,是身體累。

打個盹,喝瓶可樂,可能就不累了。

青年累,是工作壓力的累。

當工作完成,壓力解除,就不累了。

老年的累,是對人生的累,拖著一個「臭皮囊」,走過幾十年的歲月,該看的都看了,能玩的都玩了,不再好奇、不再激情,他們的那句「我累了」,是對生命失去了興趣。

人生的累,說不定也像旅行。

出發時興致勃勃,一路有說有唱;

幾天趕場下來,開始有了疲態、有了病號,遊覽車上就少了歌聲,多了鼾聲。

漸漸旅行要結束了。

翻開行程表,最後一天的節目是 「上飛機,回到美好的家。」

每個人都會興奮地說: 「好極了!要回家了!」

可是往前想想;如果那麼想家,當初何必花錢出去旅行?

往後想想;如果只有回家好, 為什麼待上一陣子,又會想出去走走?

人的一生,就是在醒與睡、累與不累之間。

也彷彿是機器,要不斷操作、不斷保養,不斷生產,也不斷加油、不斷供電。

直到有一天,把那電源拉下,不再推上去,人生就結束了。

記得有一次去看一位病危的老將軍。

「我沒病,也不會病死;如果我死了,是累死的。」

老人家在病床上沙啞著說: 「病死,多慘?我打了一輩子的勝仗,為什麼要在最後輸給病。所以我是累死的,我只是累,累就要休息,那不是被勒令從人生退休,那是我主動請辭啊!」

話說完,沒多久,他就死了。

喪禮上,沒人哭,大家都說他活的太累了,自己走的。

很欣賞這老將軍的哲學。

有一天,我走。

我也是因為累了,寧願高高興興地回到我溫暖的天家。

我相信,在天家待一陣子。我又會心動、行動-參加另一個人生的旅程。

~取自生活周遭 


努力找到自己生活上的平衡點,輕鬆快活地過一輩子,不只是一個夢想,還是一種對自己的責任!

自己不幸福快樂,又怎麼能讓別人幸福快樂呢?

臉上沒有笑容、或者是滿嘴抱怨的人,就算再怎麼犧牲付出,真的能夠讓別人打從心裡頭幸福快樂嗎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ing Chiu 的頭像
Cing Chiu

浮雲遊子

Cing Ch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